闪电头评丨“导师崇高师娘美”论文登上核心期刊 背后问题岂能“冰冻”?
文/王斐然  近来,一篇7年前刊发于中文中心期刊《冰川冻土》的论文引发言论重视,作者以生态经济学论文的方式,列举了导师配偶的案例,从而论述“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1月12日,《冰川冻土》编辑部发布撤稿声明。文中提及的这位“导师”,也便是《冰川冻土》杂志主编程国栋请求引咎辞去杂志主编一职。  虽然这位导师一再强调自己事前“并不知情”,但无论怎么也承认了这件事的荒诞。谁曾想,他的这位“学徒”却是“后来居上”。作者徐中民对此回应说,这篇文章“外表看起来有点问题,但实践埋伏得十分深入”,还说这在学术上也是“很大的弥补”。  看到这“嘴尖皮厚”的劲儿,也就不难理解作者为什么能写出那样一篇溜须拍马震动世人的文章了。  今日,有大众号翻出了作者相同创造于2013年的另一篇“高文”,是一篇关于“怎么写论文”的学术报告,徐中民在其中大谈“偷汤换药”之“抄功”。看过之后就理解,作者为何能写出如此“惊世骇俗”的文章。  导师崇高感提高了,师娘的优美感提升了;学术严厉感化为乌有,学者庄严感斯文扫地。  能写出来是一回事,咱们更想知道,这篇文章是怎样顺畅通过了国家级的科研基金项目审阅的?是谁赞助了“导师崇高师娘美”的研讨?又是怎么登上《冰山冻土》这样的国家中心期刊的?  这背面种种,恐怕亦如“冰川冻土”,更非一日之寒。编辑部撤稿了,主编辞去职务了,可是问题还没有完毕。对背面问题的清查,必定不能“冰冻”。  闪电新闻记者 王斐然 报导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